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彭隍庵的丹阳“银杏王”

2021-04-07 10:00 来源:京江晚报

文/周竹生

白果树,雅名叫银杏树。它极普通,也极珍贵,是随处可见的植物中唯一一个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名录的树木。

我出生的东庄村很小很小,古树名木一棵没有,但是我听大人们说在我们荆林乡有一个叫“白莽庵”的地方有一棵白果树,很大很大,很老很老,很神很神。大人聊天东拉西扯,胡侃神抛,小孩听之入迷,信以为真。于是十岁的我开始了一次长达十里路的长途跋涉,去寻访“白莽庵”的大白果树,一探究竟,一饱眼福。在我想象中,这棵大白果树一定是在白云生处,树身有一条巨蟒般粗大,树枝像蟒蛇虬虹一般张牙舞爪四处伸展。

从东庄村出发,跨过九曲河桥,先来到乡政府的所在地荆村桥,沿着一条L字形的小街,走过饭店、供销社、农具厂分布于此的整个乡里最繁华最热闹的几百米街市,跨过有着六七百年历史的荆林乡最古老的建筑“荆村桥”,摸索着走向目的地。这座赵州桥的荆林版也是石拱桥,半圆形的桥洞倒映在千年小河上呈现出一轮满月的倩影,美轮美奂,美不胜收。走过“荆村桥”,东行一两里,北折四五里,神往已久的“白莽庵”就近在眼前了。

五十年前的农村不像现在,那个时候房子少房子矮,“白莽庵”的大白果树就是荆林的地标,方圆十里,抬眼可见。我就是按照“白莽庵”的大致方位,大白果树的影子,寻踪而至。

看到了,看到了!好大一棵树,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的大树。抬头看,直通天上,树冠的面积有我们村里的半亩方塘那么大。正眼看,树干比我们村里最大的石磨盘还大。我靠上前去,摸一摸树干,就像摸着一块石头,用手掌使劲一推,就好像去推一堵石墙,纹丝不动。双臂平展,尽量伸展,也只是摸到了树干周长的八分之一。

这是春天里我和大白果树的第一次相见。

我只是有了平生的第一次印象,家乡有一棵大白果树,有了平生的第一次感慨,自然伟大,人类渺小,造化有太神奇的神功,人生有太无奈的缺憾。关于这棵树的身世和密码并不多知。

一次朦朦胧胧的见面,把这棵大白果树装进了脑子里,一装就是半个世纪。虽然多少回想起,虽然同学聚会也经常问起,这棵白果树究竟在哪里?这棵白果树还在不在?但是在忙忙碌碌的半辈子人生中居然没有一次机会再去看一看。直到2019年的秋天,忽然想起这棵大树。我从丹阳城里骑了一辆公共自行车,一路骑行,一路估摸方向,一路打听,经过丹阳开发区,穿过了一条高速公路的隧道,来到了开发区永安社区的步家村大白果树的跟前。

真相大白。这里不叫“白莽庵”,叫“彭隍庵”,口口相传,有时候真会以讹传讹,这件冤假错案五十年才得以纠正,时间太长了,不过总归弄清楚了。

眼前的大白果树跟五十年前见到的是不同的风景。五十年之前,春天里去看的,巨大的白果树就像一座青山,青枝绿叶,郁郁葱葱。五十年之后,深秋里去看的,巨大的白果树就像一座黄山,满身金甲,金光闪耀。树上一片金黄还有挂着的金果子,树底下一大片金叶也有掉落的金果子。大白果树前也有了长石条,成了前来朝拜许愿的人烧香磕头的供桌,供桌上插着红蜡烛,摆着苹果香蕉馒头这些贡品。大白果树上挂上了中国结,缠上了大红布条,布条上还有大红花朵。近前还安排了两只守护的石兽像,告诉人们大白果树神圣不可侵犯。

树犹如此,时代不同,待遇迥异。不仅如此,周围的环境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印象中附近只有极不起眼的灰砖黛瓦小屋,并未见到传说中的“白莽庵”,也就是“彭隍庵”。大白果树附近步家村的步泽舫老师回忆说,“彭隍庵”原来的建筑飞檐翘角,二进院落,颇有佛家建筑的气派。1966年“文革”开始,建筑并未遭毁,菩萨却遭了殃。有一天,他们几个十来岁的孩子跟着村上的一个大伯到庵里大殿的一尊菩萨跟前,只见他跪地行拜,口中念念有词,意思是不要怪他,是队长交给他的任务,一脸虔诚。站起身来,他操起钉耙,奋力朝菩萨砸去,只见金身菩萨轰然坍塌、烟尘飞扬。步泽舫他们吓得就往外跑。在他眼中的金菩萨怎么这么不经打?原来是泥做的,颠覆了他的认知。说来也怪,后来的日子里,砸菩萨的安然无事,时任生产队长却得肝癌。

“彭隍庵”大门前排建筑真正被毁是在1975年。当时步泽舫刚高中毕业在大队林业队任会计,他记得当时“彭隍庵”就被林业队用作仓库。时任大队书记有一次来林业队检查工作,发现“彭隍庵”前排房屋有安全隐患,就让林业队负责拆掉。拆庙宇,步泽舫心里有点怕,但当时书记的号令犹似军令,只得执行。没过多久,“彭隍庵”前排建筑变成了七零八落的碎砖瓦砾。1997年永安村民集资重建,如今恢复的庙宇泥塑金身。古寺庙成了丹阳市文物保护单位,白果树成了丹阳市古树名木,也成了人们心目中的神树,受到了保护。

来龙去脉,得以弄清。彭隍庵建在宋咸淳年初,有庙有庵就有白果树,这棵银杏树早就存在了。通过城管和绿化委设立的保护牌,知道大白果树已有七百多岁的高寿了,树高差不多有30多米,要有4个人手拉手才能合抱。

好大一棵树。时隔半个世纪,再次来到大白果树前。这一次可以仔细看,慢慢看,细细想。我已从少年走过青年走过中年走向老年,大白果树在它漫长的人生中还是那一年。

这一次我捡起了地上的白果,我要带回去,留着念想,因为它是家乡的最古老大树,也是丹阳的最古老大树,当之无愧的丹阳“银杏王”。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青青国产揄拍视频,国产精成人品,日本xxxx片免费观看,chinesemature老熟妇中国 网站地图